第40章 鎮邪臺上(7)

    韓妍等人素知這張小璣武功平平,但見他與司馬青衫之斗,武功之高顯已在沉魚落雁等百花四絕之上,俱都吃驚不已。

    方綬衣見眾人惡斗方酣,悄悄移步,向高臺后退去,尋思:“我雖不畏死,但權九天與寶相的陰謀未揭,可不能現在就死了,須得留此有為之身,揭開這天大陰謀!”

    忽然白光一亮,刷地一聲,一柄月牙彎刀斜斜自身外五尺處掠過,雖然相隔甚遠,依然感受到森森刀芒。方綬衣嚇了一跳,正欲喝罵,眼光瞥處,見此人正是青城掌門江滄浪,忙縮住了就要罵出口的一句話。原來江滄浪一刀揮出,忽然被鄢三泰一掌逼得激退出來,人雖退出,刀招卻未變,這凌厲的一刀仍然照原式劈出,刀風鋒銳,竟驚著了遠在五尺外的方綬衣。江滄浪身軀如被海風所激,一退即進,搶入戰團。方綬衣見六人搏斗的圈子愈來愈大,自身所立之處甚是危險,悄悄又向后退了數丈,遙遙的觀戰。

    鄢三泰等六人正戰至白熱化程度,不凈、寶真、江滄浪、練凝云、貝西洲五人無一不是武林大豪,久斗之下,五人逐漸占據了上風。鄢三泰一人力抗五大高手,鼻上也漸漸沁出了細汗,特別是寶真的神象拳力大招沉,每一拳擊來,都似有千鈞重力,令人難以應付。江、練、貝、不凈四人也均是一方雄主,功力非同小可,五人內力織成了一張大網,牢牢圍住鄢三泰。但鄢三泰武功之高,的是駭人,身形飄忽若電,在五人內力拳招之間倏忽來去,若鬼如魅,令人難以捉摸,無法形容,端的是神功奇人,匪夷所思。

    貝西洲朗聲道:“鄢兄,今日群雄匯聚少林,你武功再高,也是難逃此山,望你就此束手,我以自己性命聲譽保證,你絕不會受到任何侮辱!”

    鄢三泰還未說話,方綬衣突然大聲道:“貝四俠,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們以多欺寡,就已大大的丟臉,何況我看啊,你們五位大前輩只怕還要輸。”

    練凝云怒道:“你說什么?”

    方綬衣見她兩道目光如兩把刀一般,心中打了個突,強笑道:“我說你們不要臉,一點也不象什么武學大……”

    一句話沒說完,練凝云呀的一聲,倒縱而出,雙腿如風,呼呼呼連踢方綬衣三腿。這媚情腿法乃華山派的得意功夫,練凝云又在此腿法上精修了多年,方綬衣如何能夠抵擋。眼見這三腿突如其來,心中暗叫:“啊喲,大事不好,小命休矣。”雙目一閉等死,嘴中卻不閑著,大罵道:“以眾凌寡,以大欺小,不要臉,不要臉……”

    練凝云這一退出,五人織成的強大的圈子便如陡地缺了一環。鄢三泰何等厲害,一見有隙有乘,身軀立即如從拉滿的弓弦上射出的急箭一般從缺口中沖了出來。寶真四人雙眼一花,人已不見,急返身而追。

    鄢三泰身處重圍,一直無暇顧及旁事,此刻眼光微掃,已看清趙波斯正著著進攻,大占上風,松了口氣,隨即見到方綬衣遇險,心想自己脫圍這少年也有一臂之力,不可見死不救,身形掠過之時,掌緣如刀,斜斬練凝云雙膝,迫得練凝云收腿倒退,隨即向趙波斯掠去。

    達摩院首座寶因大師見鄢三泰要與趙波斯會合,橫身擋住,合什道:“阿彌陀佛,施主留步!”內力自雙掌間無聲無息地發出。

    鄢三泰見這老和尚突然出現在眼前,身法奇快,而且雙掌姿勢隱藏奧妙,十指似乎都指向了自己周身要害,心中一凜,大聲喝道:“好,我來接你一招!”右掌狂風般疾揮而出。寶因凝立不動,雙眉微垂。砰地一聲,兩股內力在半空中相撞,頓時發出必必剝剝輕微的爆豆聲。寶因身形微晃,退出一步,依然站穩,眉間掠過一絲極端訝異之色,顯是驚詫之至。鄢三泰身形也微晃了一晃。這寶因大師的內力顯然又較寶真的神象拳功力為厚。

    在這一頓之間,寶真五人復又圍了上來。寶因大師念了聲阿彌陀佛,緩緩退后。

    練凝云一擊方綬衣不中,也不再追殺方綬衣,回身圍攻鄢三泰。方綬衣定了定神,見鄢三泰又陷重圍,一顆心又吊了起來,見寶相、寶因、寶光三人在外圍掠陣,鄢三泰就是能殺出五人的重圍,只怕也逃不了三人的攔截,暗暗擔憂,籌思良策。

    正在此時,雙眼一花,僧影微晃,寶相已悄無聲息地立于身前,道:“這位施主!”

    方綬衣嚇了一跳,啊了一聲,退了一步,道:“你干什么?要嚇死人吶!”

    寶相早已懷疑那晚偷聽之人便是這名少年,道:“請問小施主上下如何稱呼?”

    方綬衣眼珠一轉,道:“身為虛幻,名亦虛幻,你這和尚,何必知道?”

    寶相微笑道:“施主此言……”

    剛說了四個字,忽然傳來啊的一聲痛呼。接著群雄齊嘩,急轉頭瞧去,原來柳自然在趙波斯快劍急攻之下,已連連受傷。不知為何,趙波斯劍法在原有的快之下又快了一倍。柳自然不防之下,右胸突然中劍,立受重傷。趙波斯一劍得手,立即身軀飄動,向鄢三泰靠近,身形未至,長劍已迅捷無倫地刺向江滄浪后腦。

    群雄驚呼聲中,寶光右手食指輕輕彈出,一道真氣激射而出,叮的一聲,氣劍相交,竟發出金屬擊鳴之聲。趙波斯只覺手腕微微一麻,劍刃已被蕩了開去。心中方一凜,黃裟飄飄,寶光已飄行而至,右手食指指戳戳,射出道道真氣,宛如無形有質的刀劍。正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的一指禪。趙波斯哪敢輕忽,避開正鋒,施展快劍手法,著著搶攻。但任她劍招如何犀利快捷,寶光卻均能從容不迫一一予以化解。寶光無論武學素養、內功修為都遠高于柳自然,因此趙波斯可以殺得柳自然毫無還手之力,卻無奈寶光何。趙波斯自入中原以來,還是首次遇上了如此強大的對手。幸好寶光只是要擋住她,并不進攻。

    此刻大雪愈下愈密,可以聽得見沙沙的聲音,遠處樹林里不時傳來枯枝折斷之聲。群雄俱都神情振奮,目不轉睛地瞧著臺上。有人高叫道:“各位大師,這幾人都是武林魔徒,正好一舉鎮壓了,方不負我鎮邪大會之名。”眾人齊聲附合。

    臺上勁風呼呼,與雪花夾旋,斗得更猛更急了。寶相方丈目掃全場,臉掛笑容,悄立于方綬衣身側,但并不侵犯她。寶因則扶起柳自然,以精深內力封住他傷口四周的穴道,暫緩傷勢。峨眉門下弟子齊搶上臺來,給掌門包扎傷口。好多大弟子手按兵刃,怒視趙波斯,但自忖掌門亦非其敵,自己上去更只有送死,均不敢妄動。(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鎮邪記不錯,請把《鎮邪記》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鎮邪記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11选五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