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狐貍也咂嘴,它估計陸晨瑤醒過來,應該不會高興自己,得了這么拉風的一個名號。

    狐貍因為陸晨瑤現在明顯是熟睡狀態,倒是不擔心她醒不過來。它現在代替了陸晨瑤操練突襲營的事。

    這次流蘭之戰,突襲營也死了三個人,但是跟別的隊伍比起來,實在不值一提。

    狐貍告訴這些人,一定要好好練習天地劍法中的步法,把自己的身法速度提高,才能在戰場上保命。

    因為有些日子的相處,突襲營倒是很聽狐貍的話,不需人督促,就練得熱火朝天。

    這一天,狐貍在突襲營接待了一個特殊訪客~楚玨!

    狐貍看著目前處于元嬰巔峰,隱有化神跡象的楚玨,覺得他應該不是來尋仇的。畢竟人家陸晨瑤現在號稱戰神,目前在行德名聲極好,楚玨有蠢到,到這個地方殺人。

    等楚玨跟狐貍說明來意后,連見多識廣的狐貍都有些不解。

    何以楚玨如此想不通,跑陸晨瑤這個宿敵面前來找虐,如今它也不得不佩服這些人修的腦回路。

    楚玨要求加入突襲營。狐貍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讓陸晨瑤自己拿主意的好,所以它告訴楚玨,陸晨瑤還沒醒,他要等陸晨瑤醒了再說。

    楚玨站起來告辭,對狐貍道:“狐貍道友,以前我心胸狹隘,多有得罪,如今我希望能夠與你和陸道友好好相處。”

    狐貍含笑送走了楚玨,沒過幾天,陸晨瑤便醒了。

    狐貍看陸晨瑤這次應該是大好了,就問起如今整個行德的人,最為關心的事情~魔尊被她弄到哪里去了?

    陸晨瑤揉著如今基本恢復清明神智的腦袋道:“被我追魂音所傷,估計逃回流蘭鎮或者他自己老巢去了。”

    狐貍點頭道:“聯盟的人說不在流蘭。照你這么說的話,估計在他自己的地方去了。”

    陸晨瑤:“那他們繼續攻打流蘭鎮了么?”

    狐貍:“沒有,不過你操那么多心干嘛?趕緊養好傷才是。”

    又十天,陸晨瑤迎來了調令,讓她升任攻打流蘭鎮統領。

    陸晨瑤大驚,問宣令人:“仇牧前輩如何卸職了?”

    宣令的是個小個子元嬰,他道:“仇牧前輩因為心結難舒,所以自求卸職,如今他要求聽從你的安排,在你手下聽令。”

    陸晨瑤這時候簡直就是不可置信。自己一個小元嬰何德何能啊這是,使喚一個化神巔峰,那是怎么也不能習慣的吧!

    于是她道:“宣令官,小修惶恐啊,我修為低下,恐怕不能勝任如此要職,可否請你代為辭謝。”

    宣令官笑:“陸統領可不要客氣了,這是仇牧前輩親自推薦,虞首領十分贊同的決定,陸統領還是莫要過謙才好。”

    陸晨瑤:“……”其實有些想接,不過又有顧慮。

    狐貍這時候從屋外練兵歸來,它聽陸晨瑤轉述了原委,傳音問陸晨瑤:“你怎么看?”

    陸晨瑤傳音:“我想接,接下來就有了主動權,行事方便。不過這里不是我們的地盤,我怕出事擔干系。”

    “接吧,要出事怎么都要出事。”

    陸晨瑤聽狐貍支持她,于是不再猶豫,笑著對宣令人道:“有勞宣令官,如此我們恭敬不如從命,那請問我何日上職?”

    “明天!”

    陸晨瑤得到答案后,接過宣令官迫不及待交過來的令牌,送客。

    狐貍笑得意味深長:“看來這個位置現在是燙手山芋啊……”

    陸晨瑤無言以對。

    翌日,陸晨瑤整理好自己后,上虞青玄那里接受招見。

    自此后,她走馬上任,做了很可能吃力不討好的,征討流蘭的統領。

    目前陸晨瑤他們面臨的問題是,如何攻克流蘭鎮的防護大陣。

    據聞那里屬于要塞,所以自原來正道修士占領的時候,一直就有九階大陣相護,還有翻天箭臺擋住敵人。

    最為要命的是,流蘭鎮得天獨厚的地理形態更是與大陣相輔相成,比之尋常的九防護陣要強上許多,它甚至可以協助聚靈箭,最大程度的攻擊流蘭鎮外,一定范圍的目標。

    這也是當初聯盟軍無法直接到鎮前,只能隱蔽上山的原因。

    因為防御陣,在魔修手里有些變化,那時仇牧請來了高階陣法師協助攻鎮。

    他們準備依樣畫葫蘆,學當初魔修在高階陣法師的指導下,強攻下流蘭的方法,奪回流蘭鎮。

    結果上次戰役中,高階陣法師也被人家魔修埋伏的人殺死,就算他們要打,一時半會兒都找不到合適的人,事情如今十分棘手。

    當然狐貍也會破陣,而且手法比這些人高明,但是陸晨瑤有些舍不得它去冒險。

    畢竟要破陣,就要靠得極近,情況很是危險。

    上任第一天,陸晨瑤正在書房研究流蘭現狀時,有護衛稟報,仇牧到。

    陸晨瑤連忙起身迎接,把仇牧請了進來。

    仇牧如今少了幾分當初的從容自信,眉目間多了幾分沉重。

    他喝著陸晨瑤讓人沏的茶,打量著陸晨瑤道:“陸小友,你可知我為何舉薦你?”

    陸晨瑤答:“晚輩不知。”她倒是相信仇牧沒有讓她當炮灰背鍋俠的意思,不過別人可不好說。

    仇牧點點頭,道:“事實上我也經過深思熟慮才舉薦你的,因為我聽李閣南說了你們左路軍上山下山的全過程。”

    “……”

    “陸小友,你恐怕上山時曾經遭遇過魔武軍,對吧?”

    陸晨瑤:“的確,不過盡皆是元嬰以下修為,被我們突襲營消滅了。我聽說你們那一面都有魔修化神伏擊,所以我們可以說是運氣好。”

    “的確是運氣好,當然也是因為流蘭兵力不足。”

    仇牧接著道:“不管怎樣,從這次行動中看來,我覺得你是個從武力到機敏度都很了得的人,所以這是我舉薦你的原因。我只愿你帶領我正道修士奪取流蘭鎮,好好讓大家都能舒一口氣。”

    陸晨瑤心里直呲牙,這給的壓力也太大了……

    “當然我會全力配合于你,我跟余錚堯不共戴天!”

    “……”真恨上了啊。

    其后,楚玨找來,提出加入突襲營。

    陸晨瑤覺得這是小事情,她倒是相信楚玨,除開關于馮敬霄的事情外,其他大是大非面前的態度是端正的。

    而聽說馮敬霄自從元嬰后也參加了嚴霜之戰,結果雖然被花姿雨救出,但是身受重傷,如今回正道宗養傷去了。

    所以陸晨瑤覺得,楚玨如今加入突襲營完全沒有問題。

    接下來,陸晨瑤陸陸續續接待了許多辦公事和辦私事的人,就是一天下來,她覺得自己腦袋疼得厲害,索性回突襲營閉門不出。

    就算虞青玄傳喚她,讓她承擔起統領的責任后,陸晨瑤依然故我。

    狐貍倒是支持她:“反正我們負責破流蘭鎮就行,別的事不管就不管了吧。”

    虞青玄無奈,又任命仇牧為副統領,負責操心軍隊事宜。

    陸晨瑤聽聞后,更加萬事不管了。

    如今已是秋初,虞青玄與眾人商量過,干脆入冬后召集人手,等第二年再打流蘭鎮。

    原因在于,現如今大家士氣低迷,而且人手實在不夠,聯盟軍需要休養生息。

    陸晨瑤倒是也同意,她覺得打流蘭鎮最好能找到什么奇招怪招就好了,否則怎么打都會有巨大的傷亡,而且成敗還不一定。

    就這樣,陸晨瑤閉門不出,不是練劍就是修煉,再不然就是坐在一個地兒,就半天不動。看起來成了聯盟里最閑的人。

    有一天,陸晨瑤突然找上了身在突襲營的慶忌。

    慶忌看陸晨瑤找它,就道:“啊喲喲,看誰來啦,這不是咱們突襲營的營管嗎?您老今天怎么有空出來喝茶啊,可難為你老人家還找得著路啊!”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反派成仙不錯,請把《反派成仙》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反派成仙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11选五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