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買菜做飯

    陸安辰買了面粉和葉子菜,顧白四處張望著,她可不打算今晚的伙食就只是個刀削面。

    陸安辰付完錢,對顧白說道:“走吧,我們現在就去買調味料。”

    “晚上就吃面嗎?”顧白想買菜,但是陸安辰不想的話,她也就不買了。

    “你想吃什么就說,我都做給你。”陸安辰道。

    “做給我?”顧白微微有些驚訝,“陸老板你會做什么菜?”

    陸安辰抬眸,似有點傲嬌的模樣說道:“什么都能做。”

    “厲害啊,那我們去買魚吧,希望我們以后都過得如魚得水。”

    “整得像是過節了。”陸安辰笑說道。

    聽陸安辰這么一說,顧白也覺得有點像,她笑了笑,主動拉著陸安辰往魚攤走去。

    “快圣誕節了嘛......”顧白小聲的說了句,眼里的笑容漸漸沒去......

    兩人在菜市場中走來走去,最后又買了三道菜的食材。

    這三道菜是:糖醋排骨,西紅柿拌白砂糖,清蒸鱸魚,然后他們的主食就是刀削面了。

    菜市場距離小區有五百米遠,他們進菜市場買菜就讓司機回去了,現在他們只能提著一堆厚重的食材慢慢的走回去了。

    “需要我叫個車嗎?”顧白詢問著陸安辰。

    五百米并不遠,她完全可以一個人提著這些菜走回去,就是不知道陸安辰這瘦瘦高高才恢復了身體的小伙受得了不,他可是大病初愈呢。

    陸安辰搖頭,他看著顧白說道:“我想走路,你要是覺得累的話,我背你吧。”

    聽到陸安辰的回答,顧白怔了一下,隨后她笑說:“你這個回答可真讓我意外。”

    真的,非常的讓人覺得意外。

    顧白意外陸安辰拒絕的話,后面可能會接“你自己去坐車”又或者是撒嬌說“陪我一起走。”

    萬萬沒想到,陸安辰居然是這么回答的,要知道他可是個身體都還沒完全好的病號呢。

    兩人相視笑著,有那么一瞬間,顧白覺得眼前的陸安辰就是第二人格。

    第二人格有時候會學她向她撒嬌,主人格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主人似乎還有些直男,真是令人沒想到他居然那么的暖。

    陸安辰對現在對自己的一舉一動也很驚訝,他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對女人向來都沒什么感覺,尤其是自己身邊的女人。

    也不是沒被某些女人勾引過,但是那些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太濃讓他感到惡心,想到要被這些女人觸碰他就覺得煩躁。

    不僅陸安辰身邊的人說他性取向有毛病,他有時候也都覺得自己可能有點毛病,要不是他想象自己和一個男生在一起時他立馬就惡心吐了,他都真以為自己性取向有問題了。

    他不喜歡和女人相處,最大的原因還是覺得女生討厭,他總是會想起那個拋夫棄子的女人。

    陸安辰覺得自己可能會單身一輩子什么的,但是沒想到自己人格分裂得了個精神病,然后就找到了個老婆!

    但就可惜他眼前的老婆好像不喜歡自己,很失敗呢,但不管怎么說,證都領了,他還是要做一個丈夫該有的樣子。

    夕陽西下,兩人提著菜肩并著肩往小區走去,顧白心中頗有一種她和陸安辰老夫老妻的樣子,如果不是帶著口罩需要粗重的呼吸,她都要把這種感覺當真了呢。

    在路過一個一家賣衣服的服裝店的時候,顧白一個事物吸引了,這個食物就是那店主掛在門上的兩頂綠帽子,綠色的帽子......

    顧白沒有停留,她收回目光跟上前方的陸安辰,眼睛不自主的往陸安辰頭頂上看,她似乎看到他頭頂的頭發透著綠光......

    眼前的人雖然也叫陸安辰,但是他并不似她喜歡愛的那個人,她愛的那個人在他身體里,她不僅無法去大吵大鬧,還要和這個人友好相處,照顧他的生活。

    這算不算綠了第二人格呢?

    顧白越看陸安辰的發頂,就越發的覺得陸安辰該戴頂綠帽子了。

    陸安辰注意到了顧白的視線,他疑惑的問道:“你在看什么?”

    “啊?”顧白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陸安辰忽地一問嚇了她一跳。

    陸安辰有些無奈的再次說道:“我說你在看什么?走路心不在焉的容易出事。”

    顧白趕忙搖頭,“沒...沒什么。”這心底的小九九能說出來嗎?

    陸安辰見顧白低頭淺笑著,他也跟著笑了起來,他覺得顧白的小腦袋瓜里肯定沒向些什么好的。

    不過沒關系,她開心就好。

    兩人回到出租屋就開始忙活了起來。

    前面顧白回來過一次,房子就粗略的打掃了一下,現在兩人都回來了,該好好的打掃一番了。

    顧白把出租屋里所有的窗戶都打開通風,由于上次她有簡單的打掃過,屋里空氣還算好,但是陸安辰有潔癖的。

    “陸老板,這出租屋我們很長時間沒回來了,前面我也就回來住過一晚,沒怎么打掃,灰塵有點大。你要不樓下坐坐吧,我打掃完你再上來。”

    “這是一起住的,哪有讓你一個人打掃的道理?你去廚房揉面醒面吧,我來打掃。”

    “你?”顧白狐疑的盯著陸安辰。

    “干嘛這個眼神?”陸安辰不爽。

    顧白眉毛微挑,“我只是在想你會做家務嗎?”如果是第二人格她不會這么問,可惜眼前的人不是。

    “當然了,我的別墅都是我一個人打掃的。”

    “那么大,你一個人?”顧白很是驚詫,她怎么那么不信這件事情呢?

    陸安辰垂眸,“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找人打掃?”那些事情不能被人發現。

    聽到陸安辰這么說。顧白腦中一下又閃過第二人格訴說被關小黑屋的事情,她忙晃了下頭把那些令她痛苦的畫面甩掉。

    “你不是說做菜給我吃嗎?那就該你去廚房處理食材,我來打掃。我打掃完了就來幫你一起處理這些食材。”

    想起自己前面說的話,陸安辰無奈的點了點頭,打掃屋子可比處理食材麻煩多了。

    顧白走進廚房尋找圍裙,看到跟進來的陸安辰,顧白拿著自己剛找到的圍裙對陸安辰說道:“啊...家里就只有一條圍裙。”

    陸安辰看著眼前的碎花圍裙皺了皺眉,他著老婆什么審美,怎么會買這么土的圍裙?不過有總比沒有的好。

    “那你是打算把著圍裙給我還是給你。”陸安辰問道。

    他不想要圍這個裙子,但如果老婆要給他的話,他會穿的。

    顧白提著圍裙看著陸安辰,陸安辰一身淺色系的衣服,要是不圍圍裙的話,這處理食材難免衣服會被弄臟,思索再三,顧白把圍裙套在了陸安辰的腰上。

    當她靠近陸安辰低頭給陸安辰系圍裙帶的時候,馬尾掃過陸安辰的手心,酥**麻的,他感覺心底產生了一股電流,然后這個電流席卷了全身......

    “好了,圍裙給你系好了,你好好處理食材吧,我去收拾房間了。”說著,顧白還拍了拍陸安辰的肩膀以示加油打氣。

    陸安辰咧著嘴角看著顧白走出了廚房,他放下手中的食材,開始著手準備處理它們了。

    這邊顧白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找了一件舊衣裳套自己腰上,就當是個圍裙了。

    就在要出去打掃衛生的時候,她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個團紅色的物體,她回頭看向那團紅色的物體。

    在她的筆記本上,有兩個紅色的小本本,這急是她瞥到的紅色物體,她的結婚證。

    “是找顧小姐談合作的......”

    腦海里突然響起陸劭南助理的聲音,顧白眉頭猛地一皺,她感覺心像是被人抓住了一樣,很悶很難受。

    顧白急忙走到桌前把兩本結婚證放在了筆記本下面,看不見結婚證后顧白大呼了一口氣,她感覺心底好受多了。

    手放在心口感受著自己的心跳,她在想,為什么會有那樣的感覺呢?

    忽然,手碰到了一個有些硬的東西,顧白垂眸一看,是她戴在身上的戒指,結婚戒指啊......

    一想道結婚這詞,顧白的心又猛地一下疼了起來,她下意識的把戒指取下來丟進了個盒子里,隨后急急忙忙的跑出了自己的房間,她不敢再繼續在房間里待著了,她怕自己又會想到什么,然后又難受得不得行,她不可以這樣的。

    顧白從洗手間提出水后把拖布泡在水里,隨后開始一心撲在打掃衛生上,她要讓自己忙碌起來,要讓自己沒有時間去想和第二人格在一起的事情,只有忙碌了她才不會因為想這些事情而感到難過,傷心還有愧疚。

    顧白先用雞毛撣子打掃完了天花板上沾的灰塵,扯走當時給沙發等等家具電器這檔灰塵的布,收拾折疊好它們,剛好拖布也在水里泡好了,顧白拿著拖布開始拖地。

    漸漸的,時間在兩人忙碌的手中流逝走了,顧白打掃好客廳房間和廁所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半小時過后了,廚房里的陸安辰已經炒好餓了菜,就差清蒸鱸魚和刀削面了。

    顧白靠在門邊看著陸安辰,陸安辰正在等鱸魚蒸好后用那開水下刀削面。(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金牌助理:影帝成長路不錯,請把《金牌助理:影帝成長路》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金牌助理:影帝成長路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11选五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