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4 陳近南

    洪社雖然起源于華夏,可現在除了華夏內地以外,幾乎全世界都有洪社的分會。

    自從我做了洪社東洋分會的老大后,始終忙于東洋的事,也沒和其他洪社分會有過聯系,當然也是因為我不知道聯系方法,萬國豪去世的太突然了,幾乎什么都沒交代,只交給我一面金龍旗。

    現在得知洪社在香河也有分會,而且勢力極大,我當然很激動,立刻要來了左天河的電話。

    同是洪社中人,我是東洋分會的老大,他是香河分會的老大,這點面子肯定會給。

    我沒有任何的遲疑,立刻聯系了左天河。

    左天河倒是很快接通電話,但他不認識我,疑惑地問:“你是?”

    我很認真地介紹自己,說我叫張龍,老家是華夏的,因為一些原因來到東洋,現在接了萬國豪的衣缽,成為了洪社東洋分會的老大。

    左天河很吃驚地說:“你說什么,萬國豪死了,你接了他的班?”

    “是的。”我說。

    “我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左天河說:“整個洪社都不知道!”

    我確實沒和其他洪社分會有過聯系,主要也不知道怎么聯系,只好說道:“不好意思,最近我挺忙的,東洋有一大堆事情處理,這不才剛緩過來么……”

    還不等我說完,左天河又問道:“你說你是萬國豪欽定的接班人,有什么證據么?”

    我說:“當時洪社很多兄弟在場,大家都看到了,我還有金龍旗。”

    我的語氣雖然很平淡,但其實隱隱有些不快,這是懷疑我的身份么?

    左天河沉默一下,又說道:“你這樣是不合規的,你知道么?”

    不合規?

    我一頭霧水,問左天河是什么意思。

    左天河說:“萬國豪當然有權力指定接班人,但你究竟能不能上任,還是要經過洪門總部的考察。這樣吧,你等一等,我給南哥打個電話,說下你的情況,看他什么意思。”

    我疑惑地問:“南哥?”

    “陳近南,南哥啊,你不知道?”左天河說:“整個洪社的總瓢把子,所有地區的洪社都歸他管!”

    陳近南!

    聽到這三個字,我的手幾乎都要哆嗦了,應該沒有華人不知道這個名字吧。陳近南,就是洪社的創始人之一,雖說大多數人提到他就會想起天地會,都知道陳近南是天地會的總舵主,但天地會其實也是洪社的一個分支。

    陳近南當然是位英雄人物,早早地就舉起“反清復明”的大旗,江湖上也一直有“平生不識陳近南,便稱英雄也枉然”的傳言,這個人厲害到就連金庸老爺子都把他寫進書里,稱呼他是天底下第一號的綠林好漢、英雄豪杰!

    可,陳近南是清朝人啊,至少是三百多年前的人物了,怎么可能會活到現在,還繼續擔任整個洪社的總瓢把子?

    雖說我早知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有人重傷一次之后就能返老還童,戰斧的高科技也令人咋舌、欽佩,但一個人能活三百多年,我實在是不敢相信……

    “你想什么呢?”電話里,左天河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沒好氣道:“怎么可能是那個陳近南?咱們這位南哥,原名叫做陳向南,和那位英雄人物‘陳近南’只差一個字!后來他歷經無數劫難,憑著忠肝義膽,一步步走上今天這個位子,大家都說他是當代陳近南,就勸他改了名,算是致敬三百多年前那位好漢!”

    原來是這樣啊,陳向南變陳近南,真是嚇了我一跳。

    我心里明白,能做到世界洪社的總瓢把子,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我也沒敢生出輕視之心,小心翼翼地說:“我剛接豪哥的班不久,對咱們洪社不是太了解,請問這位南哥多大年紀,平時在哪居住?”

    “你什么都不知道,也能當洪社東洋分會的老大?”左天河的語氣隱隱有些不悅,但還是耐心地解釋道:“咱們南哥今年五十八歲,是當今世界上頭一號的英雄人物!他平時在米國的舊金山住,自從洪社被華夏趕出來,就把總部設立在舊金山了……好了,既然你是洪社東洋分會的老大,遲早有一天會見到南哥的,到時候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先給他打個電話,跟他說說這件事情。”

    “好。”

    我找左天河,本來是想讓他幫忙找找童耀和何紅裳的,結果這事完全沒提,他也沒給我機會提,就火燒火燎地要聯系陳近南了。

    行吧,那就等一等吧。

    說起來,自從我成了洪社東洋分會的老大后,確實沒跟其他洪社分會的人聯系過,這次正好熟悉一下。

    很快,就有一個來自米國的電話打到了我的手機上。

    我知道,這肯定就是陳近南了,精神一震,立刻接起電話。

    “你好,我是陳近南。”電話里,一個略顯滄桑,卻又十分有力的聲音傳了過來。

    還是那一句話,能做世界洪社的總瓢把子,絕不是一般人。

    我都有點緊張了,但還是認真地說:“南哥你好,我是張龍。”

    “嗯。”陳近南說:“萬國豪去世了,讓你做了接班人?”

    “是的,一個多月前的事了……”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電話里面,陳近南的聲音略顯悲傷:“否則,我一定會去參加他的葬禮。”

    “當時我剛上任,也不知道怎么聯系您,我很抱歉……”

    “可惜了……”陳近南輕輕嘆了口氣,繼續說道:“能把當時的詳細情況和我講一講嗎?”

    我便在電話里,把之前的情況給陳近南說了一遍。

    我直覺陳近南是個好人,洪社和隱殺組一樣,大部分都是好人,就是一身正氣。如果陳近南都不是好人,那么這個組織上梁不正下梁歪,也就徹底完了。

    但即便他是一個好人,我也不可能在第一次通話的時候,就對他全盤托出的,更何況我做的事涉及華夏機密。

    所以我只告訴他說,我本來是一名華夏的A級通緝犯,因為種種原因流落到了東洋,后來有幸得到萬國豪的賞識,先是做了白旗旗主,后來又成了萬國豪的接班人。

    至于戰斧什么的,我肯定不會提的。

    “原來是這樣啊……”陳近南嘆著氣說:“既然萬國豪選擇你做了接班人,就說明他確實很看好你,想必你也有著什么過人之處。”

    “不敢。”我說:“我在華夏曾是龍虎商會的老大,可能有這個履歷的緣故,豪哥才選擇相信我吧。”

    “嗯……”陳近南沉思一陣,又說:“是這樣的張龍,萬國豪確實有權力欽點接班人,但也要經過我們洪社總部的考察和認可,所以你現在只能算是實習,這個沒疑義吧?”

    我在洪社東洋分會都當老大這么長時間了,甚至還做了整個東洋的東帝,現在冒出來一句我是實習的,還沒經過總部的考察和認可,心里能痛快嗎?

    但我并不想在這上面論個一二三,我還有更重要的事做,不想浪費時間。

    我便說道:“沒有疑義,接下來要怎么做?”

    陳近南說:“按理來說,我該到實地去考察你的,但我最近很忙,我們和戰斧的斗爭越來越嚴重了,所以我暫時過不去東洋了……你知道戰斧吧?”

    我的一顆心頓時砰砰直跳起來。

    我的天啊,原來洪社一直都在和戰斧做斗爭,簡直是入對組織了啊,我們從一開始就志同道合、三觀一致,真是讓人感到身心愉悅。

    當然,還是那一句話,我不可能對一個第一次通電話的人敞開心扉,或許將來熟悉了會,現在肯定是不行的,這是我最基本的警惕心。

    我便說道:“戰斧么……略有耳聞!”

    “戰斧是個極其兇殘、下作的組織,他們的起源地在米國,足跡遍布全世界,包括華夏!我們一直在和戰斧做斗爭,在全世界各個地區,展開過不止一次的較量,但是我們無法涉足華夏,也就幫不了什么忙,不過我有提示過魏老,相信他老人家能處理好這件事……”

    我的一顆心砰砰直跳,原來魏老能夠知道戰斧,是因為陳近南的通風報信啊,洪社雖然退出華夏已久,但一顆赤子之心從未變過。

    “好了,扯遠了。”陳近南繼續說道:“總之,我暫時沒辦法過去找你。這樣吧,你到香河去一趟,和左天河見一面,讓他當面考察下你,左天河雖然年紀還輕,但是經驗豐富,我相信他。只要他認可你,就相當于成功了一半。至于我呢,等回頭有空了,再親自見你一面吧。”

    陳近南讓我去香河,接受左天河的考察!

    如果擱在平時,我肯定不愿意,我和左天河算是平級,憑什么是他考察我呢?

    不過,我正好有事找左天河幫忙,也就痛快地答應下來,說:“好!”

    “嗯,那你準備一下,盡快去吧。”陳近南掛了電話。

    我當然要盡快去,我比陳近南還著急,畢竟還有四天,喬戈爾就回來了啊……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5188不錯,請把《5188》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5188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11选五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