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監牢

    如果不能自上而下的融合,那便只能自下而上的融合。

    而自下而上,必然就是一場血與火的洗禮。

    就像漢族數千年的認同感一樣,這種認同和融合,是用一次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血腥屠殺換來的,屠光七國貴族,屠光七國王孫,從草根開始稱王封侯,一切推倒重來,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只有革了這些舊貴族的命,才會有新的貴族。

    但陳旭想走一條不同的路,不過眼下這條路走的看似順暢實則艱難無比。

    相互歧視和敵視憎恨的舊觀念無法根除,永遠都會有隱藏的分裂危機。

    而若是要破除這種危機,就必須不斷將危機的根基斬斷。

    推廣新法改善民生只是第一步。

    讓六國百姓能夠和大秦百姓一樣融入到大秦的政治和經濟生活之中,才是最為重要的一步。

    只有這樣,才能讓六國百姓真正感受到這種自上而下的誠意。

    張良這個人,在六國遺貴之中被奉為英雄,若是他能夠歸順朝廷,而且還能被朝廷重用,則產生的影響不言而喻,就像啟用李左車,赦免李雄李戴,讓子嬰娶楚王后裔熊心的女兒一樣,只有這種事慢慢多起來,慢慢司空見慣起來,大秦朝廷和六國民眾之間的壁壘才會慢慢崩潰。

    一口氣喝了三杯茶,陳旭感覺到自己的心情終于平息下來,天靈蓋的血泉也噴完了,這才慢慢的長吐一口氣之后開口。

    “去年小婿巡視坦途計劃之時在魯陽遇到張良,他透露出歸服之意,當時趙亥等人密謀篡位已經開始,我便讓他前來投靠趙亥,臥底其中收集胡亥密謀篡位的各種證據,張良此人天書之中有過記載,智謀百出心智超絕,的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治國良才,因此小婿也不想讓其才華就此埋沒,若能被陛下所用,必然能為大秦的發展做一番貢獻,我認為這次胡亥篡位之事,張良知道的秘密一定不少,若是他開口,說不定岳丈的煩惱便會迎刃而解,不過此人聰慧絕倫,若是不給他好處,他必然不會配合!”

    “哼,不配合又如何,老夫可以揍到他配合為止,膽敢刺殺陛下,死十次也不夠!”蒙毅臉皮發黑的冷哼。

    “證據呢?若是小婿不說,你如何指證他便是當初在博浪沙刺殺陛下的幕后兇手,如果他不承認,小婿作為中書省丞相,到時候您的審判結果出來也不會給你蓋章遞交給陛下審閱!”

    “你……”蒙毅一口老血也差點兒從頂門蓋沖出來。

    “嘿嘿,岳父莫要激動,年紀大了小心中風!”陳旭慢條斯理的開始捋著下巴上一叢短短的黑須干笑。

    “老夫……老夫當初怎會瞎了眼把婉兒嫁給你?”蒙毅恨不得一茶杯砸到陳旭臉上,但深吸幾口氣終于還是忍了下去。

    “岳丈這般說就沒意思了,小婿孝敬您的財貨還不夠多咩,小婿府上有的,您家里哪樣沒有,數遍整個咸陽,您府上的新奇財貨可不比皇宮的少,那忘情舒魂水就只有您能夠用上,我這個女婿,不知道多搶手,您對這個金龜婿卻一點兒都不珍惜,您一直抱怨小婿以前不夠努力,但這次婉兒這次又懷上了,您說不定真的要得一個帶把兒的外孫了……”

    “砰~”

    陳旭不說外孫還好,一說蒙毅頓時臉皮黑的像包公,將茶杯重重頓在茶幾上,“那青寧公主到底怎么回事?你將她救活過來卻藏在外面,竟然還生下來一個兒子,你這侯爵怕是也輪不到老夫的外孫去繼承了!”

    “唉,岳丈莫提了,此事我到現在都還蒙在鼓里,或許當初被趙柘暗害的當夜,稀里糊涂的就爬上了青寧公主的床,不過還好,沒有爬上哪個皇妃的床,不然真的怕是被趙高父子害死了!”陳旭想起陳年往事,仍舊感覺到一陣的后怕,感覺后背涼颼颼的,情不自禁還轉頭看了一眼房門。

    “哼,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鬼知道你有沒有爬上哪位妃子的床榻?”蒙毅哼哼。

    “岳丈莫要瞎說八道!”陳旭心虛的趕緊喝茶。

    “老夫何時瞎說八道,后宮之中那么多千嬌百媚的嬪妃宮女,你喝醉之后干了些啥只有自己清楚,像淑妃那種何人不想……”

    “哇,原來岳丈竟然想睡淑妃……”陳旭指著蒙毅的鼻子驚呼。

    蒙毅手一哆嗦趕緊裝模作樣的喝茶。

    茶室一陣無比的安靜,似乎只能聽到兩顆心臟噗通噗通亂跳的聲音。

    許久之后,兩人心照不宣的同時轉頭看了一下房門,然后再彼此對視一眼之后臉色都緩和下來,蒙毅干咳幾聲放下茶杯,“胡亥篡位之事的確需要盡快突破,快刀斬亂麻,既然張良是你安排的臥底,那便是最好的突破口,至于他伏擊陛下之事……”

    蒙毅揪著胡須許久,然后眼神一亮,“老夫以為可以將它按在趙亥頭上!”

    “咦,岳丈這倒是一石二鳥之計,既能為張良開脫,又能將趙亥徹底按死,篡位并未成功,雖然一番動蕩但并未造成太大后果,說不定陛下一時心慈手軟會從輕發落,但若是有人指證是趙亥背后策劃弒君,陛下絕對會從中處罰,絕對不會輕饒!”陳旭也臉上露出驚喜連連點頭。

    這個為張良開脫的理由,其實一開始陳旭就是這樣打算的,但蒙毅聰明絕頂,在陳旭的引導下也很容易能想到一起。

    接下來翁婿一番簡單的密謀之后先后離開三味茶舍。

    蒙毅先回監察省調集卷宗和人手,準備開始收網,而陳旭也驅車去刑部大牢,見到了被關押了半個月的張良。

    牢房的光線很暗,也很潮濕,不光充斥著一股屎尿臭味和發霉的味道,而且還寒冷無比,所有牢房里面都只鋪著一捆發霉的粟草,囚犯也都穿著破舊的粗布囚服抖抖索索的蜷縮在粟稻之中發抖。

    這次事件被抓捕的卿侯重臣和五品以上的官員上百人,自從趙高當初事件之后,刑部大牢的牢房已經好多年沒有這么熱鬧過了。

    而這些人,十多天之前一個個都還是錦袍玉帶權勢滔天的勛貴和朝臣,但眼下,全都變成了蓬頭垢面神情呆滯的重囚犯。

    陳旭在刑部令陰戊親自帶領下走到監牢。

    昏暗的光芒下,聽著密密麻麻的腳步聲,看著捂著鼻子而來的熟悉身影,兩邊監牢里面所有人都露出恐慌之色,有人驚呼后退,有人把自己埋在粟草之中,還有人使勁兒搖晃著大腿粗細的木柵欄高呼太師救命。

    趙亥、趙成、趙嬰、齊宕、申公兗、王離這些核心人物每人一間單獨死囚牢房,看見陳旭之后一個個恨的咬牙切齒雙眼通紅,恨不得撲出來將陳旭咬幾口泄恨,但大腿粗細的柵欄和鐐銬都是他們無法掙脫的桎梏,只能眼睜睜看著陳旭云淡風輕的走過去,甚至還對他們露出一個溫馨而熟悉的笑容。

    “侯爺,冤枉啊,下官是冤枉的啊,求求開恩饒命……”

    另外的監牢里面,一雙雙烏漆麻黑的手從柵欄里面伸出來,一張張昔日熟悉的朝臣卿侯都哭喊著跪在地上求饒哭喊。

    對這些人,陳旭視而不見,跟著陰戊大步往監牢深處走去。

    “侯爺,少公子關在這里面!”

    在一間布置的看起來要干凈整潔不少的牢房外面,陰戊停下來低聲提醒。

    陳旭停下腳步,里面一個人蓬頭垢面穿著一身破爛錦服盤坐在粟草墊上,背對著牢房門正在扣墻皮。

    “胡亥~”

    陳旭用腳踢了一下柵欄上的鐵鏈,叮叮當當的聲音中,胡亥慢慢轉過頭來,盯著陳旭看了許久,突然站起來整理一下自己的錦袍和頭發,臉色威嚴的看著陳旭點頭:“太師平身,朕等你很久了,去把大船開過來,朕要去海南島打麻將!”

    陳旭:……

    “侯爺,少公子瘋了!”陰戊小聲提醒。

    “看得出來,走吧!”陳旭點頭轉身離開。

    看見陳旭走了,胡亥似乎很憤怒,撲倒柵欄上使勁兒搖晃著大吼:“竟敢不聽朕的命令,朕一定夷你三族~”

    “大逆不道,竟敢稱朕,揍他,再找雙臭襪子把他嘴堵上!”陳旭撇嘴吩咐。

    “按侯爺的吩咐去做!”陰戊趕緊吩咐身后幾個獄卒。

    于是陳旭還沒走遠,一群役卒打開胡亥的牢房一涌而入,很快里面就傳出來噼噼啪啪的聲音和胡亥鬼哭狼嚎的凄厲哭號聲。

    監牢最里面,有個最破最臟的牢房,旁邊便是豬圈,冰寒的風裹著細細碎碎的雪粒從窗口吹進來,地上已經濕透了一大半。

    牢房里面擠滿了囚犯,全都是春芳園里面的大小管事和趙亥趙成等人的仆從侍衛頭目等,因為這次抓的大官實在太多,這些小嘍啰就只能委屈一下擠在一起。

    “侯爺,您終于來救我了!”看見陳旭過來,幾乎所有人都能嚇的往后退縮在墻邊,唯獨一個胡子拉碴的家伙激動的撲到牢房的柵欄上,眼圈發紅差點兒就要哭出來了。

    陳旭臉皮情不自禁的扯動幾下,隨即捂住口鼻吩咐陰戊:“張良是本侯安排在趙亥身邊的臥底,放了吧,我要帶他去監察省交由蒙大夫協助整理趙亥等人的罪證!”

    “啊,原來他也是侯爺安排的人!”陰戊一聽額頭冒虛汗的吩咐獄卒趕緊開門,很快牢房打開,獄卒三下五除二將張良手腳上的鐐銬也打開,并且還很快找來一件羊皮襖子給張良披上。

    “侯爺……您若是再晚來幾天,只怕良要凍死在這里了……”張良緊緊的裹著皮襖臉色發白凍的不停哆嗦。

    “張兄受苦,的確是本侯來晚了,當日出宮之時我被胡亥用太乙神火槍擊中,差點兒就死掉,還連累扶蘇殿下殞命,直到昨日才能夠下床行走,今日便趕緊來救張兄出來,走吧,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

    陳旭轉身,在一群護衛的拱衛下帶著張良很快離開刑部大牢。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帝國吃相不錯,請把《帝國吃相》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帝國吃相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11选五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