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八章 潁川世家

    李藎忱越來越發現自己似乎很容易就能夠滿足,或許是因為天下雖大,也已經逐漸都被他掌握在手中,因此當初的野心都快消散的干凈了。

    現在有個老婆給端上來一碗粥,反倒是覺得小日子很滋潤了。

    “陛下想什么呢?”元樂尚好奇地問道。

    李藎忱吃了兩口粥,懶洋洋的向后躺倒在她的膝蓋上:“當然是想你了。”

    跟在李藎忱的身邊久了,元樂尚早就已經不吃這一套,這家伙見到誰都先來這么一句話,也就是騙騙那些無知的小姑娘。

    元樂尚笑嘻嘻的伸手在李藎忱的額頭上畫了圈:“陛下心里還不知道想著哪位姊姊妹妹呢,妾身就在陛下身邊,隨叫隨到,陛下保不齊都已經覺得厭煩了。”

    李藎忱頓時翻了翻白眼:“朕厭煩什么也不會厭煩你呀。”

    “真的嗎?”元樂尚佯作不信。

    “真的!”李藎忱當即翻過身,一下子將她撲倒在軟墊上,“不信現在就試試。”

    元樂尚人已經軟了,不過還是勉強伸手撐住他的胸膛:“陛下,這里是前廳批閱奏章的地方,不能······”

    “省省吧,在這兒的次數也不少。”李藎忱哈哈大笑。

    跟朕還害什么羞。

    兩側伺候的婢女已經很識趣的退下,同時站在門外,大家自然也就知道陛下在為大漢開枝散葉,沒有急事絕對不會貿然前來叨擾。

    而站在船頭上的楊素此時正在看著水面上往來的船只,聽到了后面樓閣上的輕響,不由得回過頭去,笑了一聲:

    “陛下當真是春秋鼎盛啊。”

    ————————————

    李藎忱還在睡夢中,外面就傳來了船只靠岸的聲音。

    一路上雖然不算順風順水,但還是比預料之中的速度快了幾個時辰,主要還是因為隨著大漢北上的官員陸續開始接管潁水沿岸的城鎮和碼頭,對于潁水來往物流運輸的控制和調度自然也就更加嚴謹,自然而然從梁郡到許昌的時間就被縮短了。

    畢竟真的讓黃龍大艦這種專門為作戰而設計的戰艦全速航行,那么用的時間肯定比現在還要少,只不過一路上受阻于前面的船隊慢慢吞吞,以及要給對面來的船隊讓路,所以只能走走停停,才會讓時間顯得那么長。

    敲門的聲音響起,外面傳來李平的聲音。

    這個家伙現在雖然已經有了獨領一軍的能力,但是似乎當李藎忱的貼身保鏢上癮了,每天首要的任務還是跟在李藎忱的身邊站崗放哨。對此李藎忱也能理解,畢竟李平依舊還是自己的親衛頭子,拱衛陛下這種事情,他是萬萬不敢掉以輕心的,只有親眼看著陛下活蹦亂跳才可以,上次李藎忱馳援梁郡之戰就把李平嚇得半死,生怕就這么幾天的功夫陛下就出了什么意外,那自己真的要以死謝罪了。

    李藎忱伸了一個懶腰,微微低頭,溫玉滿懷。

    元樂尚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眼睫輕輕閃動一下,睡得迷迷糊糊的:“陛下,這是到哪兒了?”

    久在船上,人都已經習慣了船的輕微搖晃以及外面的流水聲,船驟然停下來還是能夠感受到的。

    “已經到許昌了,估計外面迎候的人已經在等了,朕先起床。”李藎忱微笑道,“現在不過是破曉時分,還早著呢,你再睡會兒。”

    元樂尚懶洋洋地應了一聲,昨天折騰的厲害,她是真的沒有力氣再爬起來了,跟著李藎忱的時間久了,后宮的妃嬪們一向不會和李藎忱客氣,跳起來伺候你穿衣洗漱的事情還是不用想了,當然李藎忱也不舍的她們這么做。

    李藎忱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吻,元樂尚猶且不滿足,伸出手臂勾住李藎忱的脖子回吻他一下,李藎忱一笑,給她塞好被角,徑直起身,這點兒從溫柔鄉里起來的毅力還是有的。

    碼頭的晨風已經有了秋天的涼意,到底是北方,雖然不過是從淮南到淮北,但是周圍的景象風物以及這溫度,都讓人感覺已經不是同一個季節了。

    留守許昌的曹忠和陸子才帶著許昌眾將、官員一并前來迎接。

    李藎忱大步走下船,曹忠和陸子才已經一前一后迎了上來:“臣參見陛下!”

    “愛卿平身!”李藎忱虛虛抬手。

    “恭請陛下入城!”曹忠旋即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李藎忱笑著說道:“也好,此處風大,不是說話的地方,兩位卿家便和朕同乘馬車,正好朕想要問一問現在的戰事。”

    曹忠急忙應了一聲,然后又給李藎忱引見那些站在身后的官員們,有資格留守許昌的官員也都不是等閑之輩了,多數都是經過多層遴選出來的有識之士和能干之才,李藎忱都是見過的,當然有所印象,就算沒有印象,名字至少都是聽過的。

    而站在這些官員旁邊的幾名文人打扮的中年人,李藎忱倒是很感興趣,根據曹忠的介紹,這幾個人之中為首的姓陳,名為陳秋,是不折不扣的潁川陳氏。

    而站在他身邊的這些人,便是潁川荀氏、賴氏、王氏、韓氏、郭氏等等家族的代表,也都是家族之中執掌權柄之人。

    天下陳氏出潁川,可以說所有的陳氏基本上都能和潁川陳氏掛上鉤,比如一手開創南陳的陳霸先,就是陳太丘的后代,沒錯,就是《陳太丘與友期》里的陳太丘,不管陳霸先到底是牽強附會還是真的算是陳太丘的后代余脈,都能夠說明陳氏本身在天下分布之廣和來源之少,否則陳霸先也不會專門抓住陳太丘來說是自己的老祖宗。

    南北朝逐漸進入南北割據之后,東漢末年曾經大放異彩的潁川世家已經逐漸消散,但是潁川陳氏以及其余規模比較大的家族已然還能夠茍延殘喘,甚至依舊是地方上不可忽略的存在,在北魏確定九品中正制依舊是選拔人才的依據之后,曾經對國內的世家進行評定,至少潁川這一畝三分地上陳氏依舊是老大。

    現在從這些人的站位上就可以看出來,陳氏也依然是潁川各個家族的代表和發言人,當李藎忱和他們對視的時候,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都下意識的瞥向陳秋,想看看陳秋到底是什么神情,自己好能夠跟著有所決斷。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權傾南北不錯,請把《權傾南北》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權傾南北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11选五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