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三章 繳械

    劉備狀若癲狂,呂布在對岸勒住了馬,他目測了一番距離,便放棄了躍馬過去的念頭。

    即便是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更何況,若只是單單追擊劉備而賭上性命,沒必要,也不值得。

    不過,不得不說,劉備運氣是真的好。

    這樣都摔不死他。

    “呂布,今日之恨,他日吾必百倍報之!”劉備近乎是用吼的方式表達著心中怨恨。

    反正現在呂布過不來,劉備心里的忌憚也減去大半。

    聽著劉備的叫囂,呂布倒沒學著潑婦罵街般跟劉備對罵,他先是將染血的方天畫戟向右側的地面一擲,穩穩地插進泥土,然后在劉備驚愕的目光中,左手取弓,右手捻出一支黑羽狼毫箭,搭在弦上。

    見到呂布的這個動作,劉備頓時傻了,甚至在眼眸深處還閃過一抹驚慌。

    因為剛剛的得意忘形,亦或是之前呂布給人的勇猛形象,以至于世人都忘記了呂布的另外一個技能,神射。

    劉備很清楚,莫說兩人眼下只相差八九丈,即便是相差了三十丈、四十丈,呂布手里的弓,也能輕易取走他的性命。

    前方視野中倒是有片叢林,不過距離較遠,可能還沒沖至那里,就先被呂布給一箭射死。

    四條腿的馬兒雖快,卻快不過破空如流星的飛箭。

    劉備下意識的想找掩體,可四周空蕩蕩的,連塊可以躲避的大石頭都沒有。

    他成了活著的靶子。

    唯一的希望,就是賭呂布射不準。

    不過,這可能嗎?

    很顯然,不可能的!

    劉備額上的冷汗“唰”的就下來了。

    好不容易才越過了這道深淵,難道說,也還是難逃一死嗎?

    呂布手里的寶雕弓漸漸后張,弧度也越拉越大,劉備看在眼里,知道不能在等下去了,他必須逃!

    不顧一切的逃!

    哪怕是有一丁點兒求活的希望,他也絕不會放棄。

    馬兒調頭,撒開四蹄狂奔。

    張開寶雕弓的呂布嘴角輕挑,劉備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既然如此,那孤今日便送你上路。

    正當呂布準備松開弓弦時,后方卻傳來大喊:“呂布,休傷吾主!”

    這是陳到的聲音。

    他看著呂布拉弓引箭,便猜到目標肯定是主公劉備,現在千鈞一發,

    追過去已經來不及了,于是他索性將手里的長槍朝著呂布后背猛地扔出,希望能夠來個出其不意,將呂布擊殺。

    Duang!

    呂布的箭和陳到的槍幾乎同時脫手而出,不同的是,呂布在箭矢出手以后,便側身躲過了陳到的暗算,而在馬背上左右搖擺身軀、想要以此避開危難的劉備卻被那激射的狼羽箭正中了后腦勺的鐵盔,發出清脆如打鐵的聲響。

    這一箭力道十足。

    要不是有甲盔保護,估計直接就爆掉了劉備的腦袋。

    劉備受此一擊,只覺得腦子都快要炸開,耳旁滿是嗡嗡嗡的響聲。

    眼前一黑,他一張口,便是“哇”的一口濃血吐出,繼而搖晃兩下,從馬背上栽倒了下去,落在地面,再也不能動彈,當場昏死過去。

    呂布蹙了蹙眉,似是有些不太滿意,卻也將寶雕弓重新放了回去。

    陳到等人見狀,一時不敢上前。

    劉備躍馬去到了對面,他們也就沒有豁出性命跟呂布死磕的必要,他們要做的,就是趕緊與主公劉備匯合。

    然則當他們想走時,后面的陳衛等人也來到了這里,在他們身后,煙塵滾滾,越來越多的呂軍騎卒正在往這邊趕來。

    “主公。”

    陳衛稍稍有些喘氣的喊上一聲,見到呂布沒事,他這才松下一口大氣。

    他胯下的坐騎雖說也是難得的駿馬,但要和赤菟相比,仍然差了許多。

    既然手下來了,呂布也就懶得再自己動手。

    “李黑,你帶人把這些個殘余滅掉。”

    “陳衛,你帶人繞過去,把劉備給孤抓回來。”

    這會兒的劉備躺在地上,陳衛過去之后,其實跟撿尸沒什么區別。

    吩咐完后,呂布勒轉方向,慢悠悠的往下邳走去。

    回到下邳,城池里哭號一片,不少地方還燃起了火光,哭號聲中,滿是百姓的凄涼。

    一路走來,呂布眉頭漸緊,在此之前,他應該是吩咐過的,破城之后,不準劫掠搶奪,盡量安撫百姓。

    他麾下將領不少都是窮苦貧寒出身,更應該知道底層百姓的生活不易。

    前走不遠,轉角處,兩股人馬兵戈相向,火藥味濃重。

    雙方人馬此刻正處于對峙狀態,不過從傷亡狀況來看,應該是已經打過一回了。

    “你們在做什么?”

    呂布霜寒著臉,目光冷冷的掃視著兩支軍隊。

    這兩支軍隊衣甲旗幟鮮明,分別是廣陵軍和徐晃的部隊。

    眼下城內還沒徹底肅清,自己手下居然起了內斗,這也難怪呂布生氣。

    見到呂布到來,徐晃上前喊了聲‘主公’,呂布瞅了一眼,語氣盡量平靜:“怎么回事?”

    徐晃雖說是賊匪出身,但紀律性一直很強,不會無緣無故的生事。

    徐晃便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與呂布說了。

    廣陵軍破城以后,照著以往的作風,沖進百姓或者富貴人家的府邸中,四處搶掠財物,奸銀婦女,享受著戰勝者的無限風光。

    先入城的隊伍都在忙著肅清城頭,后入城的徐晃恰好撞見了這一幕,就動手教訓了那些劫掠的廣陵士卒,也因此而爆發了矛盾,導致雙方大打出手。

    “大王,這件事我家主公是同意過的!”廣陵軍為首的將領大聲說著,像是有笮融為他撐腰一般。

    聽得這話,呂布臉上不見喜怒,只是淡淡的道了聲:“徐晃,把廣陵軍的武裝卸了。”

    那將領一聽,頓時不服起來:“憑什么!”

    嗆啷!

    一名士卒的腰刀被抽了開來,繼而在空中閃過一道肉眼都難以捕捉的寒芒。

    那名廣陵將領還未來得及作出反應,便感覺脖子一涼,瞪大著一對眼珠子,直挺挺的往后栽倒在地,血流不止。

    “敢有違抗者,殺無赦!”

    呂布很是平淡的說著,那名廣陵將領的死亡在他眼中,如同螻蟻。隨后直接將飲了血的刀扔給徐晃,也意味著把生殺大權交給了徐晃。

    這一幕極具震撼效果。

    廣陵將士只覺脖頸發涼,噤若寒蟬,誰也不敢再去觸這位武昭王的逆鱗,紛紛耷拉著腦袋,老老實實的扔了手中兵器。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漢末之呂布再世不錯,請把《漢末之呂布再世》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漢末之呂布再世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11选五手机助手